欢迎光临环球美食网
用户名: 密码:  注册
 
   
 
新闻热线:790646582  编辑在线:175529508
 
   
   

野生鸡枞贵到吃不到?平民“菌痴”量产人工“鸡枞”

2019-7-5 来源:互联网 阅读次数:
  导读:   鸡枞是西南四川、云南、贵州一带特有的菌类,因其味道鲜美,自古备受美食家们推崇。近年来,川西南泸州、宜宾、乐山一带鸡枞,已经从每公斤几十元飙升到了上百元、200元。今年,由于气候等原因,鸡枞产量锐减三分之二,价格更是高达近400元/公斤。  &em...

  鸡枞是西南四川、云南、贵州一带特有的菌类,因其味道鲜美,自古备受美食家们推崇。近年来,川西南泸州、宜宾、乐山一带鸡枞,已经从每公斤几十元飙升到了上百元、200元。今年,由于气候等原因,鸡枞产量锐减三分之二,价格更是高达近400元/公斤。

  就在鸡枞“靠天吃饭”产量极不稳定时,被杨祝良博士誉为“味道鲜美如鸡枞”的被人工驯化的“黑皮鸡枞”,却在宜宾、泸州、成都、重庆等地悄然上市,其产量、营养价值“双高”,价格仅是鸡枞的三分之一甚至四分之一。

  7月2日,红星新闻记者走进了宜宾兴文土专家、“菌痴”林礼的真菌实验室和“黑皮鸡枞”基地,一探究竟。

  鸡枞商贩:靠天吃饭 收货如同抢货

  7月3日凌晨5点不到,川南山村响起鸡鸣。家住距离屏山鸭池7公里外的宜宾叙州区喜捷镇新河村的村民陈洪一骨碌翻身爬起来,看看手机时间恰恰好。陈洪匆匆洗漱完毕,急吼吼地打燃车子,在朦胧的晨雾中赶去鸭池镇收购鸡枞。

  陈洪是一名专收山货贩卖的生意人,每年5月至9月,鸡枞上市的时候也是陈洪最忙碌的时候。“今年气候不好,不是持续阴雨,就是连续天干,不适合鸡枞生长,量小价高,鸡枞买卖都得靠‘抢’。”陈洪告诉红星新闻记者。

  到了鸭池,陈洪像守门的卫士,把守在村民通向场镇的必经路口。他警惕地盯着村民们手上的口袋,一旦发现村民拎着鸡枞,就“势必”将鸡枞拿下。经过讨价还价后,陈洪收到的第一单买卖——只有几两的鸡枞。

  陈洪做这行多年,很有经验,凡是把鸡枞拿上街的村民,九成以上都要卖,只有极少部分是送人的。陈洪赶得早,别的商贩同样早。当陈洪发现第二个村民手里有鸡枞时,另外的同行也发现了,大家围拢过来,陈洪一把抓住口袋,其他同行才悻悻散去。

  在省道S307线宜宾市叙州区喜捷镇玉龙三岔路到赵坳一公里多的公路两边,由当地村民自发形成了大大小小20余个农产品自产自销交易点。此外,在省道S307线屏山县大乘镇凉风坳段、省道S206线高县来复段路边,都有类似的鸡枞交易点。但是今年,这些地方已经很难买到鸡枞。

  珙县54岁的村民周宗朝,是所有卖鸡枞村民中的网红。每天早上四点多,老周就起床了,天还没亮,他打着电筒出门。在周村山上密匝匝的玉米地里寻找鸡枞,从凌晨到上午,老周常常空手而归。“今年不肯生,没得办法。”老周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今年寻枞一个多月了,只卖了1000元左右,而往年此时已是差不多3000元入手了。

  拾枞村民:今年产量只有往年三分之一

  在川南乡镇,基本上三天赶一次“场”,因此商贩们一般在住家附近三四个场镇行商,俗称“赶流流场”。陈洪的活动范围就在屏山大乘、鸭池,叙州五桂、高场等地收扫山货。每个场镇,像陈洪一样“抢鸡枞”的商贩多达六七人,竞争激烈。

  多年浸淫于山区乡镇的陈洪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今年鸡枞产量仅为去年的三分之一。他分析原因主要有两个:一是气候原因,干旱和久雨都导致鸡枞无法生长;二是随着农村经济条件改善,一小部分农民捡了鸡枞不再卖,而是自己食用或者馈赠亲友。

  2018年同期,鸡枞的价格在每市斤90元至120元,而今年的价格已经高达150元以上,一些尚未完全开放成为子实体的“包孢菌”,高达180元至190元。而眉山、成都等地,市价已经高到200余元。

  价格是一个方面,更困扰人们的是有价无货。“不管100元一斤还是200元一斤,一年吃一两次尝尝鲜还是没问题的。”陈洪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过去,在宜宾境内的赵坳、凉风坳、来复及乐山沐川、犍为等产地,每天数十、百斤鸡枞排布在路边,等待购买。跟市场上的其它蘑菇、菌类、蔬菜比,虽然贵,但不缺货。

  与鸡枞价高无货形成对应的,是前不久宜宾朋友圈传出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:宜宾兴文县一位研究真菌的“土专家”,已经培育出可以人工栽培的“鸡丝菌”(鸡枞)。更让人们感到高兴的是,该人工“鸡枞”的价格非常“亲民”,一斤只要60元。

  但是,在看了网传的照片后,网友们不免有点失望。跟大家所熟悉的鸡枞比,这种人工“鸡枞”,无论在外观上还是颜色上,都有不小的区别。因此,很多人认为“人工鸡枞”只是个噱头,被培育出来的只是普通蘑菇。

  价高货少:培育人工鸡枞 市价只需50元

  “土专家”林礼的真菌实验室、种植基地就在省道S309线古高路边,一个很不起眼、距离大道100米院子,藏着被称为“菌痴”的林礼很多秘密,对于外人来说这是个让人感到神奇的“蘑幻世界”。兴文县农业农村工作局局长李伦说来很自豪:林礼的真菌实验室就是个真菌基因库,别人有的他都有,别人没有的他也有。

  “动物、植物,对于很多人来说可能并不陌生,但是真菌恐怕真是很多人的未知领域。”林礼不善言谈,但是说起真菌来滔滔不绝,他打开恒温箱,取出一把玻璃试管,里面的东西看来像白色粉末,又像黏成一坨的麻糖。林礼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这就是人工“鸡丝菌”的种子,一管可以播种上千亩。

  林礼是土生土长的兴文县?王山(原宴阳)镇人,从资阳烟草技术学校毕业后,林礼被分配到烟草系统工作。但是从小就痴迷于植物、菌类种子的林礼并不喜欢烟草行业。工作后,他利用业余时间到宜宾农技校微生物专业进修学习,动手研究种子。

  最开始,林礼是基于兴趣爱好,东拼西凑了不多的钱,买了些简易的设备,开始研究真菌。川南的高山密林,为林礼提供了一座野生菌宝库,寻找野生菌、提取营养基、提取孢子,林礼在山上常常一待就是好几天。从山上回来,林礼又是一头扎进实验室,试管、摇瓶、发酵、仿白蚁巢穴菌包……反复实验,一干就是十多年。

  林礼研究出“鸡丝菌”种子已经是多年前的事,但是因为资金的困扰,人工“鸡丝菌”一直没有实现大批量生产,直到今年得到外来投资,又得到了政府的项目资金支持。目前,林礼创办的公司旗下,共种植了13亩“鸡丝菌”,从每年3月开始持续到11月都是采收期,年均亩产3000斤至4000斤,今年市场价50元一斤,播种一次采收两年半。

  为了证明人工“鸡丝菌”的营养价值,今年4月22日,林礼将鸡丝菌鲜样送到了四川省农业科学院分析测试中心检测。检测结果报告显示,该批送检样品含有天门冬氨酸、谷氨酸、氨基酸等18种人体所需的微量元素。未检出砷、汞等重金属,铅、镉含量远低于国家标准。

  7月2日晚,兴文县农业农村工作局、省市媒体记者及当地村民等20余人,品尝了林礼公司生产的“鸡丝菌”,大家一致认可该“鸡丝菌”产品具有鸡枞所特有的 “鲜、嫩、脆” 口感,此外还多了一种“润滑”的口感。宜宾当地有名的菜肴南溪肉片汤,就有独特的润滑口感,林礼鸡丝菌煮汤同样有此润滑感。

  此外,林礼还培育出乌灵参、金蝉花等极具药用价值、经济价值的高端菌类产品。国内多家药企、精深加工企业向这位土专家和他的研究成果伸出了橄榄枝。

  被誉为“蘑菇先生”的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研究员、博士杨祝良表示,鸡枞是与白蚁伴生的菌类,至今还没听说有人驯化成功的案例。不过,在当下人们对美食要求越来越多样化的今天,“人工鸡枞”承载了人们的美好期望和市场呼唤。

  专家:食用价值和营养价值不相伯仲

  杨祝良博士认为,林礼研究出来的“鸡丝菌”,其实是市场上所说的“黑皮鸡枞”,也称水鸡枞。在科学上,它是长根菇属的一种,叫“卵孢长根菇”(Oudemansiella raphanipes),但它不是鸡枞,不是鸡枞属,鸡枞属叫Termitomyces。杨祝良说“黑皮鸡枞”已经栽培几年了,这两年在北京很吃香,“虽非鸡枞,味道却鲜美如鸡枞。”

  据杨祝良介绍,鸡枞是鸡枞菌属真菌的统称,因为与大白蚁亚科的白蚁共生,长在蚁巢上,所以又叫作蚁巢伞属,是离褶伞科的成员。鸡枞菌盖中央通常形成尖锐的凸起,菌盖边缘往往呈撕裂状,颜色变化较大,从白色、灰白色、灰黑色、褐色到棕色、红棕色都有,菌褶稠密,孢子印为粉色,柄基部有假根连到白蚁蚁巢中的菌圃上。

  在显微镜下,可以观察到鸡纵菌的菌盖表皮是由平伏的菌丝组成,担子和担孢子里有嗜铁颗粒,其所含特殊的蛋白质能与铁结合,经过一系列反应后颜色就会变暗。目前,世界上已知鸡纵属真菌40余种,与10余属330余种白蚁形成共生关系,可以说鸡枞是生长在白蚁巢穴上的美味。

  杨祝良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“黑皮鸡枞”外形与鸡纵相似,通体黑褐、菌柄下面连着一条细长的“假根”,因此有人认为它是鸡枞属( Termitomyces )的烟灰鸡枞( T fuliginosus)或乌黑鸡枞( T. badius),也有人认为它是长根菇属( Oudemansiella)的长根菇或鳞柄长根菇(O.furfuracea)。

  为了弄清楚“黑皮鸡枞”的真实身份,杨祝良和同伴用上了“十八般武艺”,并结合真菌研究中的“亲子鉴定”——分子统发育分析、形态解剖学研究和野外观察,从而发现“黑皮鸡枞”并不是鸡枞属的成员,而是卵孢长根菇(0.phanipes),也叫卵孢小奥德蘑,是长根菇属的分子。

  虽然“黑皮鸡枞”不是科学上的鸡枞,但它确实成为了食用菌界冉冉升起的新星,遍布大江南北,在中国十多个省区都有栽培和销售,并且价格不菲。杨祝良说,其实中国早在1982年就有关于人工培育卵孢长根菇(那时它叫长根菇)的相关研究文章出现,作为食用菌中当之无愧的“新星”,经历了20余年才被人们广泛接受,真可谓“星途坎坷”。

  据杨祝良介绍,“黑皮鸡纵”( 卵孢长根菇)在栽培驯化之前一直被当作可食用的野生菌,有叫“水鸡纵”或者“露水鸡枞”。比起需要白蚁“饲养”、只能长在菌圃上的鸡枞菌来,“黑皮鸡枞” 的生长条件要简单得多,埋在地下的枯枝和树桩等都能成为其营养来源。虽然生活条件“艰苦”,但作为食用菌,它们不但味道鲜美、口感脆嫩、营养丰富,而且内含的长根菇素对人体健康有益。

  杨祝良说,卵孢长根菇性喜温热。每年的夏秋季节,若漫步在热带、亚热带或温带地区的阔叶林下,有可能发现它的身影。在中国的海南、广东、建、云南、湖南、湖北、江西、广西和江苏等区都曾出现过它的足迹。


文章出自:环球美食网www.world-food.cn,尊重版权是美德,转载请保留原地址,感谢合作!

下一篇:没有了!
title
环球美食网 全球餐饮食品美食行业综合资讯平台 服务QQ:175529508 e-mail:zk8312@163.com
Copyright @ 环球美食网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| 吉ICP备14005127号-2
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,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本站,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。